Index | Blog | 首页 | 文章

王家湘 译

我们应该永远把建筑的愉快拱手让给木匠吗?在大部分人的经历之中,建筑有多大的意义呢?

这种劳动的分工到什么地步才算完?最终达到什么目的?

我认为,对学生或希望从中受益的人来说,自己动手打地基要比这好得多。存心逃避人类必需的任何劳动而获得他垂涎已久的闲暇的学生,得到的只不过是可耻而无益的闲暇,使自己丧失了唯一能够使闲暇有益的经历。

人类竟然到了这样的境地,他们经常挨饿,不是因为缺少必需品,而是因为缺少奢侈品;我认识一个善良的女人,她认为自己的儿子丢了命是因为只喝水。

每一千个人砍罪恶的枝丫,只有一个人在砍罪恶的根,很可能在穷人身上花去了最多的时间和金钱的人,正是以自己的生活方式最努力地制造出了贫穷的人,他的努力是徒劳的。

唯一真正的美国是这样一个国家,在那里你能够自由地追随不必拥有这些东西的一种生活方式,在那里,政府不会竭力迫使你支持蓄奴制,承担战争费用,以及其他直接或间接的因为这类事情而产生的额外支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