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 | Blog | 首页 | 文章

谈吃苦之一

date: 2018-05-29T12:25:13-04:00

周末帮朋友搬家。在美国,搬家不光是体力活,做计划、排路线、拆装家具,也耗费不少脑力。大汉淋漓半天一起吃午饭,大家讨论到中美两国年轻人的特点。大宝爸提到,现在美国的大学生普遍没有吃苦精神。

这句话着实让我自己冒冷汗。中美青年的异同,我多会从知识结构,视野,应对变化的能力去思考。但是能否吃苦这个问题,竟然忽略掉了。

作为80后,吃苦是从识字到中学,社会与家庭一直灌输的一个品德。从小学就熟读的谚语,如吃得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;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,都在传授一个先苦后甜的道理。

小学中学每天上课9小时,高中每天上课自习14小时,再加上无休止的作业,别说美国的学生,即便是很多职员,也没有这么长的脑力劳动时间。重点学校的入学压力,家长的期望,老师的督促,从10岁开始就伴随着我们这一代的每一个人。

和大家一样,我也是这样熬过人生前18年,好不容易熬到2003年大学入学。先开始军训。时值武汉盛夏。在没有阴凉的水泥操场上,两个小时可以晒好一挂腊肠,我们这些新生一晒就是一整天。绿色的军装近看都是一片片白花花汗渍。如果碰巧列队在篮板下,一队人都伸着脖子想钻进那搓板大的阴影里。

如此熬了两周,要转为比较休闲的军体拳阶段。结果我偏偏被选进持枪方队,每天要高强度练习,军训阅兵要打头阵。最开始几天,捉枪的手被磨破,军姿站到左脚麻木了换右脚,正步稍错就会被踢飞。唯一期盼的就是解散前整班人马唱着“团结就是力量”,列队走过女生宿舍前,然后一声哨响奔去食堂。前三天脑子中无时不刻在想着放弃退出,但80个人的方队,竟然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。碍于颜面,我也只得咬牙坚持,第四天,第五天,然后竟然也就习以为常了。最后阅兵式风风光光走过主席台,最苦的一关算是过去了。

如此的22年,除了《风雨哈佛路》的主人公原形Liz Murray,我也想不出哪个我能叫出名字的美国人吃过如此苦头,但这个经历是我们这代人绝大多数都经历过的。美国学生吃的苦实在是太少了。